Thursday, October 23, 2008

書架上的風景

一看這雜亂無章的模樣,不用說,這準是我的書架囉!

  女兒天生具有藝術細胞,她的書架就像一座美麗的櫥窗,架上的擺設,總是隨著心情或季節呈現不同的風貌。頑皮的時候,她把人體解剖模型、動物的骷髏骨頭,以及稻草巫婆擺在一起,抗議媽媽沒敲門就走進她的房間。架上呈現的幽默感,經常化解母女不必要的言語衝突。興高采烈時,她會將精心製作的陶藝作品、繪畫、摺紙、剪紙擺滿書架,期待與父母分享她學習的成果。她的書架,宛如一座親子溝通的橋樑。
  老公做事一板一眼,看他的書架,就能了解他的為人。他的架上總是條理分明,電腦書籍、工程書籍、工具書、旅遊書、各類雜誌一字排開,整整齊齊,只差沒將每本書編上書目而已。我寫作,需要查資料,不需絞盡腦汁,不用翻箱倒櫃,問他一聲準沒錯,幾分鐘之內,他就會把我需要的東西影印出來。
  比起他倆,我的書架更溫馨有情。我總會隨時空出兩大格,收留父女倆的舊書籍或過期雜誌。落難書籍在我的架上暫住一些時日,朋友來訪,看上眼的就挑走。其餘的書,我會選個吉日,通通送到住家附近的圖書館捐贈。
  我的興趣廣泛,又喜歡根據書上的論點依樣畫葫蘆,盡信書的結果,讓我的書架顯得雜亂無章。插花、園藝、琴譜、畫冊、文藝、攝影、水管裝修、室內裝璜...部頭大小不一,個子長短不齊,群書並列在架上,彷如一群無紀律的大兵接受典閱。
  架上最小的一本書,是琦君所著「母親的書」,全書只收七篇散文,為洪範出版的口袋書,書雖小,卻是我特別珍愛的一本。有一年,路過紐澤西,順道拜訪琦君阿姨,她知道我們全家要來,特地下廚做了糕點,李伯伯還準備好多喝茶的小點心。我們暢談一下午,又匆匆趕路。臨行前,琦君阿姨送我這本「母親的書」。她說出門在外,有一本小書放在口袋,偶爾拿出來翻一翻,可以解解悶。這本小書,讓我憶起那個熱情愉悅的午後。
  我喜愛旅遊,地圖,自然而然在我的書架日復一日擴張版圖。這些地圖,大都是高速公路的休息站供應的,雖是免費索取,我卻一張也捨不得丟。閱讀地圖,讓思緒重回舊地馳騁,也順道探索新的旅遊景點,按圖索驥,是我閒暇最大的樂趣。食譜,與地圖同樣受我青睞。我雖不擅長料理佳餚,卻獨鍾情於閱讀各類食譜。精美的圖片餐點,加上簡易的做法說明,觸動的,豈僅是味蕾而已,它更讓我有無限的憧憬,勾勒著也許某天,我也能變成大廚的願景。
  架上每一本書,都有一段源遠流長的故事。大峽谷的浩瀚,布萊思國家公園的壯觀,南極冰山的詭異,遠古生物演變成化石的奧妙,外太空的莫測高深,人世間的情愛與滄桑...大千世界,全都濃縮在書架上。
  牆面四處林立的書架,讓小小的家有一股溫暖的氣息。一家三口,各有各的書架,書架上的風景,正反映出三人不同的個性。女兒是個心思細膩的唯美主義者;老公凡事認真,一絲不茍;而我,則是大而化之,得過且過。

1 comment:

Din said...

書架上的風景,還真的可以看出人的個性呢。我的書架本來就很亂,灰塵很多、、老花眼以後那些沒被關照的書,就更慘了、、哈!我這人就是一個字“懶“啦!
﹦﹦

對了,美玲,妳從我留言的名字點過去就可以到我新成立的部落格ㄛ~
跟妳和翠玲一樣的Googer/Blogger
暫時取英文名字叫Din,如果你們有比較美的英文名字再告訴我,我再改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