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October 21, 2008

一封給父親的信

珍珠港─亞利桑那博物館

夏威夷風光─Halona blowhole 一群人正在練習潛水

烤乳豬晚宴會場,原住民正在表演撒網捕魚

註:
  整理信件的時候,看到這封幾年前寫給父親的信,心中百感交集。當時是要寄一本書給父親,也就順便囉囉唆唆寫了一大堆,無頭無緒,像一堆流水帳。如今再翻出來看,突然覺得珍貴起來,雖是流水帳,至少父親還能親自讀它,如今父親垂垂老矣,躺在病床上,我即使有心好好的再寫一封信,他也無法親自閱讀了。
  上回去看他,我的行囊中真不知該裝些什麼才好,我不知道該送他什麼禮物。物質,對他來說,已經沒有實質意義,他像個任性的孩子,躺在床上,給他再亮麗的東西,他也只是隨手一揮,叫你擺在桌旁。後來,我帶了一本琴譜,我決定就彈幾首曲子讓他聽一聽。我猜測,至少琴音,還能喚起他一些過往的記憶吧!兒時,他教我彈琴,從五線譜開始,一個音符一個音符教,他老了,我彈琴給他聽,其實很傷感。很多曲子,是他年輕時候彈過的,我像一個嚴肅的老師,要他猜我彈的曲目,他無法言語,我只能用選擇題一、二、三、四讓他挑,讓他舉手選答案,他幾乎都答對,他的頭腦很清醒,像一部用舊了的電腦,硬體已經支離破碎,軟體卻還有它的功能。他的清醒,讓我更難過,如果他什麼事都不記得,不是更好嗎?至少,他不會在意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肢體呀!
  歲月,豈止摧人老,歲月帶走的,是無法追回的歡笑與悵惘!

爸爸:
  世滄到夏威夷開會,我順道跟去玩,剛從夏威夷回來,向您問個好。
  在珍珠港,我買了一本小冊子給您,爸爸對二次世界大戰總是心有餘悸又念念難忘,這本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的小冊就給您留個紀念吧!
  夏威夷風景如畫,我們住在檀香山的Waikiki海灘,房間面向山,那個景像極了內湖、淡水附近。平地高樓林立,山坡蓋滿了房子,看到這樣的景致,讓我滿想念台灣。
  夏威夷的氣候及植物和台灣也很類似,略帶潮濕的海風,山坡種滿九重葛,海岸植滿椰子樹。聽說這裡有很多台灣的留學生,但是我們在夏威夷其間,幾乎沒有聽到有人講中文。那裡主要的語言是英文和日文,所有的地方都有日文說明,滿街都是日本人,走在街上,還以為到了日本。走進店裡,店員常常誤以為我們是日本人,跟我們講日文,或者拿日文的說明書給我們,我們反而還要再要一份英文的。
  日本人多,日本料理店當然也多,也許競爭得厲害,在夏威夷,反而是吃日本料理最便宜,最划算。世滄開會期間,大會供應餐點,我的飲食就自我打點。他開會的時候,我就拿著地圖到處逛,我找到一家道地的日本超市,發現這家超市做的便當好吃、多樣又便宜(約美金三元到七元之間,在觀光區,這樣的價格就不能算貴)。出門在外,難得吃到這麼合胃口的東西,想到世滄天天吃漢堡、三明治,我卻大啖日本料理,實在有點過意不去,有時,我約他中午回旅館,跟他交換餐點,讓他也嚐嚐日本料理的美味。
  我們只在歐胡島停留, 除了逛街,看海,也去爬山。我們登上一個叫做Diamond head的火山口,爬坡的路程雖累,登上山峰時,就覺得汗沒有白流。由山頂腑瞰圓圓的火山口,望向遠處的檀香山市區,青山、碧海襯著藍天,頓時心胸為之開朗。雖然只有短短一星期,我們幾乎整個島都逛遍了,珍珠港,玻里尼西亞文化村,Nu'uanu pali 古戰場,每個地方各有特色,都很值得一遊。
  另外,很值得回味的,是安排在海邊的烤乳豬晚宴,這是大會提供的節目。這次參與研討會的對象,是全美各大學與行政管理電腦系統有關的教職員,四千人左右。光是載人到海邊吃這麼一餐,就動用了七十幾部大型的遊覽車,陣容浩浩蕩蕩。品嚐烤乳豬外,晚宴的節目更精采。除了觀賞玻里尼西亞的祭典,夏威夷舞蹈外,還有許多流動的民俗攤位,教大家做夏威夷傳統手工藝,像編草帽,組花圈等等,也教大家跳草裙舞。別看這些平常在課堂上正經八百的教職員,玩起花樣來,可是童心一片呢!超搞笑的。
  回程時,同樣是這七十多部遊覽車載我們回去,人雖多,卻疏散得非常快,不到半個小時,所有的車都上了高速公路。這讓我想到夏威夷不愧是觀光之都,交通的安排,在許多地方是大費周章之事,在這裡卻安排得井然有序。
  在熱帶地區待了一星期,昨天剛下飛機時,芝加哥正飄著大雪。我們的班機在密蘇里州上空多繞了二十幾分鐘,等待芝加哥國際機場清理跑道(正在除雪),還好,只擔誤二十幾分鐘,沒有誤點太多。離開夏威夷時,那邊華氏八十度左右,回到芝加哥,約華氏二十九度上下,九個鐘頭的飛行,就從熱帶回到寒帶,冷暖之間,還真有點不適應呢!
      美玲03/11/2005


1 comment:

ju said...

很喜歡妳寫的信,更喜歡的是,妳總是不忘給長輩寫信,打電話的這個習慣,幾次聽到我爸高興的神情跟我提到,、、昨天美玲給我打電話、、不久前接到美玲的信、、這讓我很感動,妳對長輩的那份用心,也讓我反省自己做的太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