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September 9, 2008

無聲的瀑布


  我說:瀑布有時也會沉靜不語。你會反駁:向來,它們在峽谷峭壁間翻騰,不論是狀如白練的小飛瀑,或是萬馬奔騰的大瀑布,總會發出淙淙的樂音,哼唱著優美旋律,傳遍山谷。是的,那是因為你住在亞熱帶,你經年享受溫暖的陽光,連帶著,你看到的瀑布,也都如你所說:四季吟唱著同一首歌,奔瀉於岩壁間,流向烏來的山澗,流向十分寮的水湄,從不歇止。
  如果你像我,住在高緯度的北美洲,住在四季分明的大地,你就會相信:冬季,就算愛喧鬧的瀑布,在冰雪籠罩下,也會暫時停止作息。
  伊利諾州的Starved Rock州立公園有許多峽谷與瀑布,它們是兩百萬年前,冰期時巨大的冰原在北美洲侵蝕留下的遺跡。
  來!跟著我的腳步走入山谷,我帶你到公園內去看寒冬的瀑布。
  裝備要齊全,穿上大雪衣,耳罩、圍巾、手套,樣樣不可少,還得換上笨重的釘鞋,免得在覆滿冰層的山路滑倒。
  穿梭在枯林間,你看見了滿地的落葉埋在雪堆裡,也瞄到了太陽遠遠的躲在雲層間。小心地滑,千萬不要踩到亮晶晶的冰面。喔!怎麼那麼不小心呢?到底還是摔了個四腳朝天。你問路程有多遠?怎麼還沒有聽到潺潺水聲?別急!先看看腳底下早已凝固的溪流,你正沿著河谷上溯呢!迎面寒風刺骨,你的鼻樑凍紅了,你不禁嘆到:從來不知道陽光也有軟弱的時刻,竟然敵不過空氣中輕輕流動的風。你問我今天到底幾度?你說要讓流水無聲、瀑布無語,至少在攝氏零度以下吧?我低頭不語,沉沉冬日,持續好幾個月了,還有誰在意它溫度幾度?
  你問我,為什麼冒著風寒來看瀑布?我告訴你,只為了滿足我曾經有過的嚮往。兩三年前,我在報上看到一張瀑布結冰的照片,拍攝地點就在Starved Rock州立公園。那張照片讓我感動,我當時就計劃,也要親自去拍攝這樣的景。我經常想著這件事,卻一直沒有成行,原因不外是太寒冷。
  足履薄冰,舉步維艱,走走停停,竟然意外的發現一頭小鹿,緊跟著我們的步伐前行。難道牠也想去看瀑布?或者只是單純的想找一口水解渴?大地冰封,綿延千里,要覓一灣流動的清泉,談何容易!
  聖路易瀑布的指標就在眼前了,然而此刻,盈盈入耳的盡是沉靜之聲。走進峽谷,豁然撞見一條垂直的冰柱懸於眼前,不染煙塵,如詩如畫,完美如初。仰望冰瀑,我們都沉默了。沒有啁啾的鳥啼,沒有吱吱的蟲鳴,沒有水流動的淅瀝聲,我們彷彿走進一個無聲的世界,不知如何才能劃破這壯麗的靜寂。
  冰川進退,造就了神秘的峽谷,雨雪交融,形成了美麗的瀑布。瀑布年年結冰,把大地妝點得晶瑩剔透,瀑布年年解凍,把陽光喚回冰冷的峽谷。結冰、解凍,週而復始,北美洲的瀑布,永遠在不同的季節,踏著不同的舞步。
  我舉起相機按下快門時有點抖動,不知是我冰凍的雙手不聽指揮,還是我內心有一股莫名的激動。望著無聲的瀑布,我告訴自己,我的腳印已在這個冰河遺蹟的新雪中留下,我的嚮往,已經得到滿足。

1 comment:

Laura said...

網路上美麗的照片很多,動人的鏡頭也不少,看多了之後,經常會有「曾經滄海難為水」的冷感。但這部落格的照片,由於有了故事,即使原以為普通的一景,也會隨著文字多情了起來。我喜歡偶爾來這部落格逛一逛,一次讀個一、兩篇,咀嚼兩天,下次再來,每次都覺得世界很有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