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September 8, 2008

模特兒


  翻開女兒的畫簿,一幅幅全裸或半裸的身軀,在黑白的光影中浮現。有些橫躺,有些側坐,有些只是背影。有幾張是精細的工筆,也有幾張只是粗曠的線條,我仔細翻閱,竟有幾分感動。
  女兒暑假到芝加哥藝術學院修「人體素描」的課。她喜歡畫畫,卻缺乏正規的訓練。當芝加哥藝術學院通知她錄取,她當然興奮異常,能到全美知名的美術學院接受薰陶,怎能不歡欣鼓舞呢?
  女兒上課的第一天,就已經嚐到名校訓練學生的風格。回家後,躺在沙發上動彈不得,拿著厚厚一疊畫稿,攤開給我看,有氣無力的說:「這些都是今天畫的」。我算了一下,約有四十張左右。有兩、三張是素描,其餘的都是速寫。
  有一張素描,教授給三個小時的時間。這三個小時,模特兒只能固定擺一個姿勢,就像一具活雕像,動彈不得。女兒告訴我,模特兒每二十分鐘休息一次。然而,同一個動作,要擺三個小時,若沒有經過專業訓練,誰有這個能耐呢?
  速寫,訓練學生對輪廓的敏感度。女兒說,畫速寫的時候很緊張。如果模特兒在一分鐘之內,做出連續的動作,他們就要在一分鐘之內把這些連續動作畫出來。速寫時,如果教授給二十秒,模特兒在心中默念二十秒,即換另外一組動作,模特兒換動作的同時,學生也要趕快換一張畫紙,畫下新的動作。三十秒、一分鐘、兩分鐘、五分鐘、十分鐘、二十分鐘,模特兒隨著教授發號司令,變換肢體語言,而學生的手,也隨時跟著模特兒的胴體擺動,捕捉那瞬間的美感。
  藝術學院的模特兒,像一個專業的組織,男女老少,環肥燕瘦都有。他們每天一大早,即到學校的模特兒辦公室集合,短暫開會後,各自走向不同的教室。不管是素描、雕塑、油畫、水彩,每一門課,都少不了他們的奉獻與參與。
  有一天,女兒神秘兮兮的問我:「媽媽,你猜猜我們今天的模特兒幾歲?」我的概念中,模特兒多半都是年輕貌美,身材姣好者。女兒會故意這樣問,我也就裝蒜的回她:「該不會是個人老珠黃的歐巴桑吧!」女兒說:「她的背影看起來絕對比你還年輕,不過老實告訴你,她的芳齡八十二。」
  中國人保守,如果有個年逾八十的老嫗,不好好待在家中頤養天年,卻跑到藝術學院當模特兒,恐怕會引來街頭巷尾的蜚短流長。但是美國人著重專業,覺得年紀上了八十,還能出外工作,自食其力,貢獻專長,他們相當引以為傲。
  女兒攤開畫作,一個老婦側躺。不再飽滿的乳房微微下垂,臉上些許縐紋,散發一股飽經世故的傲氣,與一股歷經歲月的無奈與滄桑,性感極了。女兒說,上課的時候,教授體諒模特兒年紀較長,特地安排躺著的姿勢。模特兒個性開朗,休息時間和大家閒話家常。她懂畫,對學生的作品,卻不做任何品評。她的工作,只是擺好姿勢,讓學生從她的體態中,去畫人體的奧秘。
  某日,我到藝術學院看畫,順便約女兒出來吃午餐。那天天氣懊熱,女兒見我來,興匆匆地拉著我,帶我到密西根大道看模特兒。她說,剛剛教授才帶著全班同學走上街頭,去欣賞力與美的結合。原來,是一群在街角表演打鼓的街頭藝人,因天氣太熱,把上衣全脫光。黑亮的肌膚,滲著汗水,有力的手臂敲擊大鼓,隆隆的鼓聲中,結實的胸肌與臂肌,一塊塊凸顯出來,充滿一股粗獷的蠻力。教授路過,見到他們表演,看到現成的模特兒就在眼前,馬上把全班同學帶出來。一群人汗流夾背,打著赤博擊鼓;另一群人頂著太陽,在街頭作畫。密西根大道,永遠這樣熱鬧非凡。
  女兒的教室,每天有不同的模特兒進進出出。她的畫簿,因此顯得豐富多元。有一頁,她只畫出一雙優美勻稱的大腿。有一頁,她畫一位壯碩的男士,正低頭沉思。畫簿中有美少女,也有肥嘟嘟的大男人;畫簿中有健美豐滿的雙峰,也有垂垂老去佈滿皺紋的肚皮。模特兒擺姿勢,畫者取其角度,什麼角度最美?什麼角度最令人感動?模特兒舉手投足之間,皆能牽引畫者的思緒,激發畫者的創作靈感。翻閱女兒的畫簿,我彷彿也能感受到,畫者與模特兒之間的心靈激盪,是一種無聲的語言。
  模特兒,是一群不平凡的藝術工作者。他們當中,有工讀生,也有芭蕾名伶。有人為喜愛藝術而執著,終其一生投入這項工作,也有人為生活所需,賺足金錢就走。他們在藝術的領域謀生求存,也為藝術做了很大的貢獻與犧牲。如果沒有模特兒的肢體擺動,如何造就出許許多多傑出的藝術家呢?

3 comments:

GeneMei said...

讀妳的文章是享受也是學習,簡潔順暢的文筆帶領讀者去認識多層面的模特兒,同時體會畫者和模特兒的苦樂。這是篇值得一讀的好文章 〔雪梅〕

lily said...

原來模特兒不是只有辣妹才能做。看你的文章,好像我也在經歷其中。

Lu-Min said...

我也曾在美國上過人體速描課,看了你的文章,令我又回到在當時擬神(1分鍾)速寫的緊張刺激和長達數小時速描的沈澱惰境中。

我也曾和幾位模特兒聊天,他們都相當敬業。有位是退休老師,以當模特兒為消遣性的副業。也有的模特兒對他的身體非常自豪。不論年老年少,她或他們都很自在且自然地擺姿勢,令人不會有任何異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