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3, 2009

茶香

到雲林古坑玩,路經一家家庭式的茶廠及餐廳,我們在內用餐,也到樓上參觀製茶的過程

茶在製作的過程中,鋪放在竹籮上晾乾

  泡一杯滾燙的茉莉花茶,調暗燈光。
  茉莉花的馨香,在室內慢慢彌漫,盈握著茶杯的手,漸漸暖起來。總喜歡這種感覺,讓暗淡的燈光與琥珀色的茶交融,呈現一致的色調。悠揚的樂音在室內飄,氤氳的熱氣在室內轉。讓茶香四溢,再淡飲其甘醇。
  我不愛喝有色的氣泡飲料,也不喝酒。總是在夜闌人靜之時,獨飲一杯熱茶。清淡的茉莉花口味是我的最愛。有人說不懂得喝茶的人才喝香片,品質較粗劣的茶葉才需要混花香。我不這樣認為,我覺得花的香甜已將茶的苦澀融合,粗糙的茶葉也因花香而變得細膩高雅,香片自有它迷人的風格。餐宴中我經常以茶代酒,茶的色澤,讓沒有酒量的我,在大夥舉杯敬酒時,不致因捧著一杯白開水而失禮。
  小時候,我住在外婆家,竹林圍繞的三合院外,有一座茶山。農忙的時候,我也跟著上山採茶。外公用細竹片為我做一個小茶簍,我學大人用一條粗布帶綁著,繫在腰邊,小茶簍裝滿茶葉後,我將它倒進外婆的大茶簍,每天都能摘好幾小簍。我年紀雖小,卻是很道地的採茶姑娘,懂得摘兩片一組的嫩綠葉片,外婆盛讚不絕,說我摘的葉片,定能烘出好茶。
  外婆上山時,總是扛著一大壺茶。烈日當空,站在半山腰,採得汗如雨下,滿手是繭。當她稍喘一口氣,即用廣口大杯倒滿一杯冷茶,快速的咕嚕咕嚕喝下。印象中外婆喝茶,大口大口吞,一種鄉下人習慣性的解渴方式,粗獷式的牛飲,卻有一股不拘的豪情,讓我至今難忘。
  外婆離開人世的時候,我沒能回去送她最後一程,手握著她託甥女帶來送我的一條金鍊子,深情親情凝聚心頭,想起的,竟是她手揮額頭大汗,豪飲一杯茶的幻影。  
  我喝茶習慣細啜慢飲,一杯茶從滾燙喝到溫涼。飄散的茶香,經常引燃我的思緒,我啜飲一口,腦中的記憶便活躍鮮明。有時,我覺得我不純粹是為了想喝它,只是喜歡泡一杯茶陪伴著我在靜夜中、孤燈下。
  

1 comment:

Din said...

還記得阿公自己烘炒茶,用雙腳蹂搓製作茶葉的過程,他習慣一大早就要喝一杯濃濃的茶、、

記得阿嬤在寒冷冬天的下午,盛一碗白飯拌一瓢砂糖加上少許米酒(還是茶我忘了)有點像日本人吃的茶泡飯,感覺很好吃、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