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anuary 8, 2009

給讀者

芝加哥千禧年公園(Millennium Park)內由Frank Gehry 設計的露天音樂廳 Jay Pritzker Pavilion

千禧年公園內著名的雕塑Cloud Gate,是英國藝術家 Anisk Kapoor 的作品

  去年八月起,我嘗試在部落格發表文章,雖是一種新的嘗試,也滿有趣的,整理舊文,同時寫些自己再看舊作的感想,也激勵自己再寫點新的東西。我想寫作的人,有時難免都會有一種擔憂,害怕自己寫作的高峰期已過。我自己是有這樣的經歷,很長一段時間,就是不想提筆,總覺得自己再也寫不出什麼東西了,於是,將自己躲藏在一個無人看見的角落。部落格,讓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園地,整理舊文,也讓我重新找回自信,我相信舊文章,有時也能激發一點新靈感。
  過去這一年,芝加哥的文友幾次相聚,彼此相互勉力,交換閱讀及創作的心得,讓我受益良多。尤其最後一次的活動,劉昌漢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僑教中心舉辦的藝文講座「從藝術與文學談流浪的意涵」,最能觸動我心。昌漢兄提到,創作者在人生流浪的旅程中,發掘來自心靈的感觸,往往是令人動容作品的根源。身在海外,我們都有異鄉流浪的經驗,作客他鄉,久而久之,異鄉已變家鄉,雖然如此,心中仍有一份掛念,不能忘懷自己成長的地方,這種隨遇而安,又偶爾不免徬徨的思緒,或許也是促進提筆抒發的一股動力吧!
  寫作,其實也是一種自我磨練,它訓練我對事物細微的觀察,也訓練我凡事冷靜,心平氣和看待周遭事物的變化。我個人認為在寫作的過程中,比較難的是題材的取捨。什麼東西讓我感動,什麼東西讓我想要將它寫出來,這是內心的掙扎。我相信寫作者應該也是一個精準的編輯者,繁瑣的文字,該刪的要捨得刪,這樣語言才會精簡有力,不致雜亂無章。我的散文,沒有華麗的精雕細琢,沒有危言聳聽的言論,也許太平淡了一點,但都是我真實的生活。我喜歡看傳記,傳記就是平實的人生記錄,我寫散文,也力求以平實來記錄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。我對攝影的觀點也大致相同,大自然的美景瞬息萬變,我只是借用鏡頭,將我看見的,那令人感動的一刻,記錄下來。
  讀者來到我的部落格,都是有緣者,能在此相會,交換寫作、攝影及生活經驗,對我是鼓勵,也是我的榮幸。新的一年,我期許自己有更多新的作品呈現,也希望讀者繼續支持。

2 comments:

drak said...

wow its cool,,,u now if is made of metal,or iron?


http://darkpopart.blogspot.com/

Meiling said...

Jay Pritzker Pavilion
Frank Gehry-designed Jay Pritzker Pavilion, Chicago's masterpiece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. Gehry's 120-foot-high music pavilion is topped by billowing curves of stainless steel and includes a huge steel trellis, which forms an acoustical canopy over the audience.

Kapoor Sculpture
This extraordinary public art by British artist Anish Kapoor is a seamless stainless steel structure measuring 66 feet long and 33 feet high and weighing over 110 tons. Its highly polished surface reflects the park, the city skyline and park visitor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