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November 19, 2008

漁人碼頭看海

每一個碼頭,都有其興衰歷史,如今多數的漁人碼頭,都不再肩負漁夫卸下魚獲的重任,停靠岸邊的船隻,已由漁船變成遊艇

Monterey Bay 的漁人碼頭,沒有舊金山漁人碼頭的貴氣豪華,卻有一股令人傾心的典雅

餐廳面向海,四周全是落地窗,我一邊點菜,一邊欣賞海岸風光

從餐廳往外望,成群的海鳥盤據在岩石,悠閒的旅人划著獨木舟,就是在這種無憂無慮的氛圍中,我才能細細品味碼頭的古樸與海岸的美

  加州海岸有許多叫「漁人碼頭」的地方,最有名的當然是舊金山的漁人碼頭。十多年前,我蜻蜓點水似的去逛了一趟。當時的印象,就是擺在攤位上的一隻隻大螃蟹,我們站在路旁,點了幾個蟹肉三明治,迎著海風,邊吃邊逛,吃完三明治,也就完成了到此一遊的任務,繼續下一站「優勝美地」的行程。
  此次,我們搭舊金山的F路線街車(Street Car)來到漁人碼頭,我有足夠的時間慢慢逛。越逛越覺得它觀光味十足。處處商店林立,人來我往,互不相讓。擠在嘈雜的餐廳,點一道蟹肉沙拉,雖有象徵性的蟹肉,價錢卻貴得離譜。不過,我們還是玩得挺開心。
  站在碼頭角落,遠眺金門大橋,近看帆船隊伍,依續列隊前進,就足以讓人心曠神怡。最有趣的,是看那群霸佔碼頭船位的海豹,你推我擠,又叫又嚷,那種你爭我奪的境況,和人類其實沒有兩樣。
  這些海豹自一九八九年舊金山大地震後,開始群聚於此,起先只有十到五十隻,幾個月後,增加到三百隻。近幾年,每到冬季,群聚數目更高達九百多。夏季,海豹會往南方遷移,天寒了,又都回來霸佔此地。舊金山灣區有豐富的漁量,正可滿足牠們的口腹之慾,霸佔來的船塢,又可提供牠們休憩之地,加上人為的刻意保育,牠們當然可以在此逍遙自在,為所欲為了。在這麼良好的生存條件下,有些海豹甚至不再遷徙,終年落腳於此了。
  Monterey 灣的漁人碼頭,也是著名的觀光景點。和舊金山的漁人碼頭又不同,這兒的觀光客沒有爭先恐後的焦慮感。幾對情侶手拉手沿著海岸散步,悠閒寫在臉上。那天在Monterey灣,就是在這種無憂無慮的氛圍中,我才能細細品味碼頭的古樸與海岸的美。
  我沿著堤岸慢慢走到一群釣客旁,有一個人剛釣起一條魚,又馬上放回去。「這魚不好嗎?」我有點疑惑,「喔!不,我釣魚只是樂趣,並不想吃這些魚。你看,牠們一群群在水中游,挺有趣的。」我低頭,果然看到水面上全是魚,魚肚在陽光映照下,閃閃發光,非常亮麗。我正興奮著這驚人的發現,就看到一隻海獺游過來。
  牠仰泳,頭和身體半露出水面,前肢忙亂地拍打自己,牠把胸部當成餐桌,利用石頭把貝殼敲開取食,可愛極了。牠把貝肉吃進嘴裡,馬上又潛入水中,幾分鐘後浮出水面,這回抓到的是一隻海膽。聽說海獺每天要吃大約體重四分之一的貝類、海膽、螃蟹、魚類,難怪牠在水中潛進潛出,異常忙碌。
  我抬頭,一群群的鵜鶘在空中盤旋。牠們專注看著水面,尋到獵物時,即猛然俯衝,潛入水裡,浮上水面時,獵物已含在嘴裡。站在堤岸,看鵜鶘捕魚,是一道豐富的心靈饗宴。難怪這麼多釣客,手持釣竿,卻無釣魚之意,原來,他們是來看海的。
  每一個碼頭,都有它的興衰歷史。Monterey灣的漁人碼頭,也有它一段源遠流長的故事。它曾經是奴隸的轉運站,也曾經是高椲帆船航運的中心點。獵鯨業發達的時代,許多捕獲的鯨魚,經由這個碼頭送上岸去加工。二十世紀初,大魚不再受青睞,漁夫捕起小魚來,碼頭又變成沙丁魚罐頭的中繼站。隨著工商業的起起伏伏,碼頭只是盡忠職守,在每個年代扮演不同的角色。
  如今,Monterey灣的漁人碼頭,不再肩負漁夫卸下漁貨的重任。停靠岸邊的船隻,已由漁船變成載遊客出海釣魚或賞鯨的遊艇。
  逛累了,我們走進一家優雅的餐廳,侍者引領我們到二樓。餐廳面向海,四周全是落地窗,窗明几淨,令人身心舒爽。我們一邊點菜,一邊欣賞海岸風光,傍晚時刻,遊艇都已歸航,成群的海鷗,隨意立在船上。聽潮聲,啜一口清茶,我望向窗外,看到一個街頭藝術家,正在為往來的遊客畫像。街道行人稀稀落落,沒有舊金山的漁人碼頭貴氣豪華,卻有一股令人傾心的典雅。一邊品嚐海鮮大餐,一邊看夕陽西下,要不是因為回旅館的路不熟,必需趁著天黑之前走,我還真希望時間就此停格呢!

1 comment:

Din said...

我十多年前去過,到現在還很懷念那螃蟹的味道很甘甜,不用沾任何調味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