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18, 2008

驚豔蝴蝶谷

Santa Cruz Natural Bridges State Beach
就是以這座造型奇特的大岩石命名
海灘後方,有一塊沿伸的谷地,就是著名的蝴蝶谷

到天然橋海灘,除了欣賞蝴蝶,還可以看到成群的海豹,慵懶的躺在岩石上曝曬陽光

整群的鸕鶿立在岩石上,享受溫暖的日光浴

美麗的帝王斑蝶 ( 趙璟嵐攝 )

  台灣是「蝴蝶王國」,我在台灣長大,看慣了這些翩翩善舞的小東西,並不覺得牠們有什麼特殊之處。有一陣子,我還特別恨蝴蝶的幼蟲。我在庭院栽植幾棵花草與疏菜,還來不及成長與收成,青綠的葉片就被咬得支離破碎,不用說,一定就是這些毛毛蟲搞的鬼。
  學生時代,經常聽同學談起蝴蝶谷的壯觀與神秘。對於同學的邀約,我總是興趣缺缺,就怕萬一蝴蝶看不成,卻遇上那成千上萬的毛毛蟲。如今回想,實在是自己的知識不足,又缺乏追根究底的研究精神,以致於將自己的想法鎖定在象牙塔內,而無法廣闊地欣賞繽紛的世界。
  其實,蝴蝶的種類很多,各種蝴蝶的生活習性、型態、與生命週期也大不相同。屬於「定居性的蝴蝶」,總是以自己的生活地為中心,在一定的範圍內活動。屬於「移棲性的蝴蝶」,羽化為成蟲後,就離開生長地了。
  在台灣,每當冬天來臨,數以萬計的紫斑蝶,由中北部山區南飛,集聚在高雄和屏東的袋狀山谷中過冬,而以位在高雄茂林鄉魯凱族山區的「紫蝶幽谷」景致最壯觀。紫斑蝶就是移棲性蝴蝶,「紫蝶幽谷」的觀賞者,何需有飽受毛毛蟲驚嚇的顧慮呢?
  蝴蝶谷,並不是生物學上的專有名詞,只要是很多蝴蝶集聚的山谷,就可以稱之。生物學家分析其成因,將它分為三個類型。
  生態型蝴蝶谷,指的是特定山谷內,因盛開著大量蝴蝶喜好的花草,或生長許多蝴蝶幼蟲的寄主植物,而吸引大量蝴蝶前來採花或繁殖。例如每年初夏,台北大屯山盛開的澤蘭,便會吸引成千上萬的青斑蝶群聚訪花。
  蝶道型蝴蝶谷,指的是特定種類的蝴蝶,如鳳蝶、粉蝶、小灰蝶等的雄性個體,為達到性成熟,必需吸收大量礦物質,牠們便常沿著溪邊飛行,尋找合適地點吸水。由於牠們皆有固定飛行路線,且常成百上千集聚一起,故稱為蝶道型蝴蝶谷。台北烏來山區的鳳蝶谷,及高雄美濃的黃蝶翠谷,便是著名的蝶道型蝴蝶谷。
  越冬型蝴蝶谷,指的是特定種類蝴蝶,為了越冬而大量集聚在一個山谷的現象。
「生態型蝴蝶谷」及「蝶道型蝴蝶谷」在台灣及世界各地都有分布。「越冬型蝴蝶谷」則即為罕見,目前就只有墨西哥及美國加州的「帝王斑蝶谷」及台灣的「紫蝶幽谷」最典型。
  近日陪女兒到加州上學,也順便到她學校附近的州立公園逛逛。在赤杉州立公園的遊客服務中心,正巧有人問起蝴蝶谷的事,管理員告訴他們在聖他克魯玆(Santa Cruz)的天然橋州立海灘(Natural Bridges State Beach),就有一個著名的蝴蝶谷。
  天然橋海灘就在加州大學聖他克魯茲分校附近,從女兒的宿舍開車去,只要十分鐘。這個海灘以一個造型奇特,形狀似一座橋的大岩石聞名,此地就是以這塊大石命名。海灘的左邊是岩岸、右邊是沙灘,遊客既可在海濱衝浪、遊泳,又可在岸邊觀賞成群的海豹,慵懶的躺在岩石上曝曬陽光。
  海灘後方,有一塊延伸的谷地。谷地種滿高大的油加利樹,並有人行步道,通往谷底,這就是著名的蝴蝶谷了。每年夏末秋初,數以億計的帝王斑蝶(Monarch Butterfly),由出生地加拿大東部森林移棲到加州和墨西哥過冬,牠們以平均每天一百三十公里的速度橫跨美國向南飛。蝴蝶的數量,以十月中旬時達到高峰,牠們停駐在太平洋沿岸的油加利樹、松樹、柳樹、毒藤、野莓上。彩蝶漫天飛舞,橘紅的翅膀,搶盡綠樹的光芒。
  二月,天氣漸漸暖和,蝴蝶陸續返鄉,回到牠們的出生地,傳宗接代後隨即死亡。牠們的後代,靠著天生的雷達系統,天寒時,又會正確無誤地循著祖先的老路旅居他鄉,世世代代如此循環,加州海岸的蝴蝶谷,竟也有上百年的歷史了。
  我們到達蝴蝶谷的時間是九月下旬,還不是賞蝶的正確時機,但是已有先鋒部隊陸續抵達。陽光下,成群款款而飛,也夠令人驚豔了。當天色漸暗,我才注意到,許多蝴蝶早已提前打佯,成串地掛在油加利的葉片上。牠們合上翅膀,色彩不再鮮明,如果不仔細觀察,還以為是枯乾的葉片呢!聽說氣溫在華氏五十五度以下,蝴蝶便不太活動了。名為帝王斑蝶,想來必是龐然大物,其實不然,如果品評,只能說它蝶身輕巧玲瓏,姿態尚不及鳳蝶優雅呢!牠們只是群聚而顯得聲勢浩大罷了。
  帝王斑蝶的幼蟲,只吃一種乳草科的植物。繁殖期,斑蝶會把卵下在乳草葉的背面,卵孵出後,幼蟲馬上就有食物可享用。斑蝶幼蟲靠乳草為生,因此帝王斑蝶也叫乳草斑蝶(milkweed butterfly)。想要吸引帝王斑蝶到家中的庭院並不難,只要種些乳草,就可以把庭院變成一座絢麗的蝴蝶生態區了。
  在加州,自然生態的保育十分嚴格。帝王斑蝶都是受到保育的貴客,遊客如果任意捕捉,破壞生態,是要坐牢半年的,否則也要易科罰金五百美元!
  千百年來,人們都知道候鳥會成群遷移,至於蝴蝶遷徙,則是晚近才為科學家所重視。帝王斑蝶的移棲,仍有許多不解的謎。科學家發現遷徙的帝王斑蝶可活八、九個月,未遷徙的帝王斑蝶卻只能活一個月,為什麼?沒人知道。是什麼樣的機制,引發牠們遷移?牠們的路線是怎麼定的呢?牠們的導航系統是什麼?牠們如何對抗變化多端的風、溫度以及惡劣的天氣?這些問號,都是科學家極欲探究的。
  來到蝴蝶谷,親眼目睹了自然界的奧秘,讓我心胸為之開闊。也許我不該再對毛毛蟲懷恨在心。卵、幼蟲、蛹、蝴蝶,蝴蝶的生命週期本是如此,生生不息,循環不已。我怎能以狹隘的眼光,獨愛美麗的蝴蝶而鄙視牠的幼蟲呢?或許我也該去買幾棵乳草種在庭院。

1 comment:

陈超 said...

说起蝴蝶,我想起我大学时候老师在讲动物资源的时候,有讲到台湾的蝴蝶种类是世界上最多的,今天一看果然很好看,好希望有机会能去看一看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