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anuary 26, 2010

保留一段心情  

出版社問我喜歡什麼樣的封面,我說我喜歡簡潔又有點水墨味道的風格,於是我選了這張我在佛羅里達大沼澤國家公園拍攝的照片,一隻禿鷹從莽莽草原上飛過,我自己喜歡這種荒涼孤寂的感覺,只是不知道出版社是否同意

註:
  我的新書「飛鴻傳真」,將由台灣「秀威資訊公司」出版,此書有將近六十篇的散文,以及許多精采照片,這些照片都是我和我女兒到各處旅遊拍攝的,目前書籍已經進入編輯階段,我簡短寫了一篇自序,希望讀者與我共享這份即將出書的喜悅,也看一下我寫的自序。
  
  某天,朋友與我閒聊,問我整理舊文章的時候,會重新修改內容嗎?還是就保留原來所寫的?我說:「除了錯字,我不再更改原來所寫的,有時我會加一段註,寫現在重讀舊文的感受,就這樣而已。」
  我相信,文章是永遠沒辦法修正到無瑕疵的,保留原文,就是保留了當時寫作的心情。人的心情,很容易隨著時間的流動,而有所改變,而文章,記錄下來的,正是那難得的瞬間情緒。情緒有時衝動,有時平緩,有時讓你懊惱不已,有時又讓你回味無窮,正是有那抑揚頓挫,才有那高潮迭起,也才能讓人低迴不已。
  保留當時的心情,也正是我整理舊文章時最大的收獲。很多文章,我重新再看一遍的時候,自己都覺得訝異,當時為什麼會這樣寫?有時看到幾個好句子,我連自己都佩服,當時是怎樣的一個景致,讓我有這樣的文思?某些辭句,我恐怕這一輩子再也寫不出來。
  細讀文稿,我大略將它分為三個單元:一、飛鴻傳真。二、旅途行蹤。三、浮世印痕。
  飛鴻傳真,是我為「國語日報」青少年版寫的一系列有關鳥類的專欄,我以鳥為主角,用散文寫牠們和人類的互動,用相機捕捉牠們的曼妙身影。有些鳥就在我家庭院自由飛翔,有些鳥卻是我千辛萬苦跑到沙漠才拍到,有些鳥我冒著寒風到冰冷的原野等待,有些鳥我在風和日麗的花園中相遇。賞鳥、寫鳥、拍鳥為我的生活增添許多樂趣。
  旅途行蹤,是我到各地旅遊留下的印象與心情,浮世印痕,則是我周遭的人事與零星的生活點滴。
  最近朋友傳來讀者信函,問起九歌出版社「茵茵的十歲願望」一書中,主角茵茵是虛構的還是真有其人,如果真有其人,茵茵現在多大了,她的近況如何?「茵茵的十歲願望」於一九九三年出版,到現在仍有讀者閱讀,讓我意外又欣喜。茵茵的故事並非虛構,它的確是我女兒的故事,隨著歲月,茵茵也長大了。旅途行蹤與浮世印痕這兩個單元,有許多文章與茵茵的生活有關,有我們母女之間的溝通,也有茵茵十歲以後的生活片斷。我想,看過「茵茵的十歲願望」這本書的讀者,也會有興趣更深入了解茵茵的成長。
  在美國,多數家庭有個習慣,他們在孩子睡前會為孩子朗讀,孩子漸漸長大,他們看到的好書,也會推薦給父母,因此,家人之間有許多共同閱讀的書籍,也有許多共同的話題,因書的聯繫,父母子女之間就不致於疏離。
  美國人這種親子共同閱讀的好習慣,的確影響到我的想法,也因此,我一直希望有機會出版一本散文集,而這個集子的文章不論青少年或成人都可以閱讀,它應該是屬於家人共賞的文學書,有了這樣的理念,因此,我在選文章的時候,也就特別留意,希望我的文章,不僅能讓青少年拓展心胸視野,也能與大人共同分享我的生活經驗。
  我相信,人生每一階段,皆有每一階段的感受。來到海邊,我記下看水的心境,走入山林,我寫下對一草一木的感動。整理舊文章,讓我對過往的日子,爬梳一段記憶。生活是如此花花綠綠,無頭無緒,一篇篇文章,就像在穿梭的時光中,留下一個一個的點,當我把這些點點,重新串成一條美麗的項鍊時,十幾二十年來的生活層面,也就一一在眼前重新浮現了。
  保留一段心情,保留一段過往的記憶,就算當年粗礪笨拙的文句,也讓它留下吧!